卡瓦诺大法官纷争对美国中期选举的影响
来源:美国华人 2018/10/12 10:35:07 作者:薄雾
字号:AA+

导读: 参议院右转,众议院左转,国会将变成往相反方向奔驰的两架马车,这或许是美国政局未来几年的常态。

特朗普上台后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成功将两位保守派法官送进最高法院,在数量和速度上创造了最近几届总统任命大法官的记录,这无疑成为特朗普执政以来的最大政绩,因为对许多传统的保守派人士,特别是基督教福音派的选民而言,在2016年“捏着鼻子”选一个如此操守的总统上台,为的就是在最高法院有多几个保守派大法官席位。

不到四个星期后的11月6日是美国的中期选举日。特朗普和共和党夺得了卡瓦诺大法官提名确认的胜利对中期选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是目前两党和各个民调机构最为关心的问题。种种现象显示这场胜利对共和党的参议院选举有利,但对共和党的众议院选举不利。

为什么同一场胜利,对同一个政党在国会两院的选举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影响呢?原因很简单,就像看了同一部电影,不一样群体的观众可能会写出完全相反的影评一样,观摩大法官争夺战这场大戏的观众来自两个不同的群体,他们正好分属参议院和众议院选举的两拨不同的选民阵营。

民主党能保住现在的参议院席位已是大幸

参议员的任期是6年,每两年的选举中有三分之一的参议员面临重选。今年,100名参议员中有35人面临2018的中期选举,其中共和党9人,民主党26人,独立人士2人。目前参议院的席位是共和党占51席,民主党占47席,独立人士占2席。因为独立人士和民主党同在一个党团表决投票,所以一般把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院席位对比说成51比49席。

特朗普和共和党在卡瓦诺提名确认前的民意支持度屡创新低,这也是为什么共和党急于在中期选举前用直通车的方式将卡瓦诺送入最高法院。他们担心中期选举后共和党有可能失去多数控制,那样的话今后两年特朗普的所有大法官提名恐怕会遭民主党的拦截。

1

中期选举参议院选情图。(270towin.com截屏)

但现在共和党惊喜地发现卡瓦诺之胜真是一箭双雕,不光送进一个极为保守的大法官进最高法院,而且参议院中期选举还有可能增加共和党的席位。其中关键就在下面6个州:

北达科他州,印第安纳州,蒙大拿州,密苏里州,西弗吉尼亚州和佛罗里达州。

民主党的目标是要保住26个今年重选的席位,再去争夺共和党那9个席位。但26个席位中的上面6个都很难全部保住。除了佛罗里达历来是摇摆州以外,其他5个州在2016年总统大选时特朗普都以超过百分比两位数赢了希拉里。除佛罗里达州外这5个州是特朗普和共和党的铁票仓。

特朗普在这些地区的支持者大部分在农村或煤矿地区,而且他们受教育程度较低。在这次卡瓦诺提名争议中他们大部分支持卡瓦诺,不相信福特博士的指控,普遍认为这是民主党在“恶意抹黑”卡瓦诺。卡瓦诺之胜激起他们的投票热情,目的是保住共和党的参议院控制权,以挫败民主党的下一次“恶意攻击”。

现任北达科他州参议员的Heidi Heitkamp在投票反对卡瓦诺后,民意调查已经显示她的支持率落后于共和党挑战者。西弗吉尼亚州的参议员Joe Manchin把希望寄托在投了赞成票给卡瓦诺上,但目前看来效果不彰,不仅当地共和党选民不大买账,原本支持他的民主党选民纷纷弃他而去,表示情愿选票上参议员这一栏空白也不能选Manchin。其他投卡瓦诺反对票的上面提到的这几个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的选情也都岌岌可危。

现在看来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前强推卡瓦诺提名确认的确是一个高招,至少把这几个民主党参议员逼到了悬崖边上。

在共和党重选的9个席位里,最大的看点可能是德克萨斯州的资深参议员Ted Cruz面临民主党人Beto O’Rourke的挑战。曾经是2016共和党总统初选候选人的Ted Cruz在传统上由共和党占据优势的德克萨斯州被民主党的后起之秀Beto O’Rourke追赶得慌了手脚,向2016初选时与其互相谩骂的死对头特朗普求救助选。目前Ted Cruz在民调上领先几个百分点,但结局到底如何还需等到11月6日才能揭晓。

即使民主党在德州拿下破天荒的一席,上面5个州很难保证只丢一席,所以预计共和党在参议院的优势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众议院将自2010年以来首次由红翻蓝

话说众议院的中期选举,似乎这是美国的另外一个平行世界。和参议员6年任期不同的是众议员只有2年任期。所以今年每人都面临重选压力。

众议院总共有435个席位,要控制众议院需要拿到218个席位。目前共和党占235席,民主党占193席。除去中立人士,民主党需要多拿到23席就能控制众议院。

2

众议院中期选举选情图。(270towin.com截屏)

要说众议院选举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原因就是民主党争取的选民大部分处在大城市的郊区,如在费城,洛杉矶,芝加哥,丹佛和迈阿密等大城市郊区的选民。这些选民里面具有高中以上学历,从事白领工作的比例非常高,很多人党派属性不是很强。

这些地区的中间选民和女性选民被这次大法官纷争激发起强烈的投票意愿。尤其是女性,一直对特朗普持争议态度。他经常在谈吐中表露对女性的怠慢与歧视,一贯站在维护被指控性侵和性骚扰的男性一边,这次又将涉嫌性侵的卡瓦诺推上位,无论是他对卡瓦诺品行的赞美之词,还是他在密西西比集会上对福特博士的恶意嘲讽,都再次冒犯了这些女性。在竞争激烈的众议院选举中,特朗普将手持摇摆票的城郊地区的中间选民和女性选民推向对立面。

根据《华盛顿邮报》对69个竞争激烈的选区的一个民调显示 ,这些选民非常关注大法官认命,85%的选民认为最高法院是决定他们选举国会议员的重要因素,这些选区的女性对民主党的支持率高出共和党14个百分点。

目前共和党的235席中有大约100席在民主党努力争取的范围内。民主党目前争夺的重中之重是那些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赢了特朗普而且目前是共和党众议员的选区。从这100席中拿下23席应该是大概率的事情。如果民主党取胜,将是他们2010年以来首次控制众议院,众议院将在八年之后由红翻蓝。

现任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Paul Ryan早在半年前就宣布他今年不再寻求竞选连任众议员。作为共和党内冉冉升起的新星,年轻有为的共和党代表人物,权重位高的众议院议长,早早宣布退休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或许他早就看到共和党会在此次中期选举中丢掉众议院控制权,与其当个少数党领袖面临民主党的一系列“反攻倒算”,还不如回家带孩子。

州长选举是另一个重要风向标

两党另一个争夺的战场是州长选举。目前共和党有33位州长,为历史最高数字。今年有36个州长级别的选举,其中包括33个共和党在任的州长和19个民主党在任的州长。州长选举和参议员选举有一定关联,都是全州级别的选举。但今年的州长选举和参议员的选举在数字上正好相反,共和党面临重选州长的人数的大于民主党。

民调显示民主党有可能增加3到7位州长,他们可能是乔治亚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俄克拉荷马州,南达科他州和威斯康辛州的州长。原因和上面众议院选举转蓝类似,这些州虽然在2016大选时偏向共和党但它们向来属于摇摆州,加上中间选民和妇女选民被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推向了民主党一边。

3

乔治亚州州长候选人Stacey Abrams(governing.com报道截屏)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乔治亚州州长初选中脱颖而出的民主党候选人Stacey Abrams,即便她最终未能当选州长,她已经创造了历史上第一位非裔女性候选人通过初选进入州长竞选终选的历史记录。

卡瓦诺是一把双刃剑,鼓舞了一类选民助共和党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也激励另一类选民助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多数席位和赢得更多的州长选举,真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这样的现象再次显示目前美国社会的分裂,阶级的对立和部落主义的不断兴起和蔓延,对美国这也许是一个无解的困境。

参议院右转,众议院左转,国会将变成往相反方向奔驰的两架马车,这或许是美国政局未来几年的常态。

原标题:卡瓦诺大法官纷争对美国中期选举的影响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