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文艺走过40年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8/12/03 11:38:14 作者:郭运德
字号:AA+

导读: 以召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施行改革开放为标志的新时期,是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发生翻天覆地巨大变化的历史时期,也是中国文学艺术波澜壮阔迅猛发展的重要时期。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文艺呈现大发展大繁荣的良好态势。本期讲座对中国文艺的40年历程进行了全方位梳理,以期推动中国文艺的进一步发展,为创造文艺的高峰奠定坚实基础。

主讲人:郭运德

简介:笔名云德、仲言等。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期待的视野》《文化的视点》《审美的视角》《直面文坛》《守望精神》《全球化语境下的文化选择》《新时期文艺思潮概览》等。其作品分获1985年《芒种》文学优秀评论奖,公安文学评论征文一等奖,中国报纸副刊年度金奖及中国新闻奖等。

以召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施行改革开放为标志的新时期,是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发生翻天覆地巨大变化的历史时期,也是中国文学艺术波澜壮阔迅猛发展的重要时期。以《天安门诗抄》《伤痕》《班主任》为代表,文学率先从万马齐喑的状态中觉醒过来,以其敏锐的艺术触角和最为直观的形象化语言,感应时代前进的脉动,传递民主意识苏醒的先声。此后,戏剧、电影、美术、音乐、曲艺等艺术门类迅速跟进,文艺成为思想解放的排头兵,成为时代的宠儿。从此,以“新时期”为标记的新文艺走向文坛。

新时期文艺走过了40年的辉煌历程,饱含着变革时代的精神底色,承载着鲜活的历史记忆。这是追踪历史足音,紧扣时代脉搏跳动的40年;是回应人民心声,努力满足精神需求的40年;是坚持探索创新,不断寻求艺术进步的40年;是潜心审美创造,切实收获丰硕成果的40年。尽管其间确也存在浮光掠影、泥沙俱下的问题,存在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但是,中国新时期文艺无论就其发展速度还是艺术质量,无论就其面上的斑斓还是深层的力度,在现当代文艺史上独步一时,达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高度。回望这一多姿多彩、异态纷呈的历史进程,对于新时代文艺的继往开来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作用。

思想解放拓新路

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文艺探索创新呈一路风景。“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大讨论,拉开了新时期思想解放的序幕。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为主要特征的思想解放运动,直接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新征程,给新时期文艺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动力。观念的改变、政策的调整,极大地改变了文艺工作者的生存方式、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有力推动了文艺创作冲破极“左”思潮的禁区和僵化观念的束缚,在重走现实主义道路的旗帜下,文艺的自在意识的逐步觉醒,从主题先行的“三突出”“高大全”等形而上学的创作模式,渐次过渡到以寻求个性解放和凸显人文精神的世俗化表达,开始了新时期文艺向着审美主体复归的波澜征程。

伴随着改革的深入和开放的扩大,中国文艺从题材、体裁到主题都有了更加自由广阔的拓展,各种文艺新观念、新思路、新风格的探索都有了更多的参照与可能。探索、创新与改变,可以作为我们描述新时期文艺进程的关键词。40年来,文艺创作一直在开放、动态的现实空间和美学视野里,不停顿地酝酿着、尝试着新的艺术诉求和表达方式,伤痕文学、朦胧诗、文艺反思、先锋文艺、寻根小说、纪实文学、主旋律创作、娱乐新潮、新启蒙、新写实、新历史主义、网络写作等文艺思潮此起彼伏,文艺在实践、理论和产业三重维度上的探索与开拓,形成了以变革为基本主导的审美范式。各种流行于西方一个多世纪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思潮,几乎在这40年里演绎了一遍。40年间,文艺从困惑于单一的客观写实到“向内转”的探索,从人物典型化到人物性格的二重性格组合,从曾经的无情无性反拨到人情人性热、甚而形成“性文艺”思潮,从呼吁中国的现代派到向民族文化寻根、再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从雅文艺失去轰动效应到消费主义大潮的勃兴,从完全听命于市场的商品化到文艺精品意识的提倡,在各种观念碰撞和艺术化回归中,文艺探索创新的鲜明轨迹,成为自身曲折前行的一道风景。

尽管各种文艺思潮、创作方法在探索与创新的过程中曾引起了巨大争议和论争,但政策的宽容度和社会的包容度却不断增强,文艺创作生产的大环境肯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时期。40年文艺繁荣发展的事实告诉我们,文化的繁荣确与思想的开放密切相关。可以说:思想解放永远是文艺发展进步的前提,行进在思想解放路上的文艺创新,永远没有终点。

四世同堂铸辉煌

代际分明、各显神通,四代人同台竞技堪称奇观。“代际”,本来是一个社会学概念,用于文艺创作群体的划分应该是当代中国独有的,原因是我们经历了上世纪最后20年的历史性大转折。正常情况下,每一代人都能有序完成各自的使命,老一辈创作高峰过后自然让位于后起之秀,但动荡岁月,正常的代际更迭秩序被打乱,几代人同台竞技的场面则难以避免(以文学、电影、戏剧、美术、音乐和曲艺最为突出)。“文革”结束后,文艺从文化专制主义的羁绊中解放出来,不同年龄段的文艺工作者积聚多年的创作能量,突然间像火山般喷发出来。不同的生活阅历、不同的审美追求,不同的表达方式,既形成了中国当代文艺人的代际区隔,也叠印着不负时光、竞显风流的共同理念,四世同堂共铸文艺辉煌,构成新时期中国文艺生态的鲜明特点。

粉碎“四人帮”之初,新中国成立前成名、新中国成立后依然活跃的那批老一辈艺术家,要把10年的损失补回来,创作热情空前高涨。他们遵循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反思历史沧桑,老树再发新枝,在民族风格、地方特色、艺术意蕴等方面都进行了有益探索,堪称新时期中国文艺的引路人。新中国成立后培养起来那批艺术家,虽荒废了10年,但“文革”结束时正年富力强,这些人有理论、有生活、有实践,显示出强大的创作实力和持久的艺术后劲,留下了许多独具生命质感的厚重之作,他们是新时期文艺承上启下的一代精英。受改革开放时代大潮的影响,新时期一大批有才华的青年文艺人才脱颖而出。这些人在少年时代卷入了社会动荡的漩涡,下过乡、当过兵、做过工,经受了十年浩劫的磨难,又

接受过专业训练,带着新生的喜悦和创新的激情走上文坛。他们对社会的每一点变化、对各种新的思想和艺术手法格外敏锐,创作了众多有广泛轰动效应的精品力作,作为新时期文艺的骨干力量(如第五代电影导演),这个群体给中国文坛造成了巨大冲击波。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之后,中国文坛又冒出了的一批文艺新锐。这些人对“文革”没有切肤之痛,更没有各种因袭的重负,面对社会的重大变革和各种文化新潮的涌现,他们对传统和现状往往采取怀疑和审视的态度,对生活和艺术充满了好奇式追问,创作在他们手里开始由略显沉重的神圣感变得更加充满烟火气。

尽管四代人阅历迥异,观念不同,创作风格也大相径庭,但令人稀奇的却不是不同特质的四代人同台亮相,而是他们同样活跃在一线、毫无违和感,同样有不同色彩的经典之作问世。也恰因如此,才让新时期文艺显得那么多姿多彩、别具一格。

人之主题受关注

尊重规律、回归本体,人的再发现成为普遍共识。新时期文艺拨乱反正的基点,就是文艺自在意识的觉醒。文艺摆脱单一政治视角走向广阔社会空间的过程,实质上也是文艺恢复和发展“人学”的过程,它让文艺逐渐还原为一个独立的合规律的文化自足体,承担起久违了的审美功能。

新时期文艺在承继新文化运动反封建主题的同时,也完成了对文艺复兴“人本主义”和五四新文化传统的成功链接。不仅在人性层面恢复了文艺的“人学”传统,而且对人的价值、尊严和根本权利给予了充分直接的肯定,“人”成了文艺创作与批评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成为支撑新时期文艺的重要思想支柱。

如果说伤痕文艺时期的作品大多还只停留在人的坎坷命运的表层描写的话,到文艺反思阶段,就开始了对人的重新发现和对“国民性”严肃地自审与自省,开始摒弃二元对立的线性思维,人的独立个性、复杂性、多面性受到重视,“人”从此进入了文艺创作的中心。特别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物欲横流和文化危机的双重冲击面前,各种文艺创作普遍注重对人的生存与发展,注重对人的情绪、感觉和内心世界的深层揭示,刻意展示他们在价值变革中的两难处境和精神渴望。尽管其间也存在某些宣扬抽象人性论、传扬利己主义或者展示人的动物性本能的倾向,但总体上不影响新时期文艺“人学”思潮的正能量发挥。处在中国历史大变革的特殊情境下,高扬“人学”精神的文艺以一种超越历史与现实的方式,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以人为本的人文革命,这与全球性的审视人的本质、重估人的价值、寻求人的全面发展的潮流是同步的。其不约而同地对人的重新认识与发现,让当代文艺在不断超越与自新中,建构起一条沟通历史、链接世界、通向未来的文化路径。

时代之花竞绽放

呼应时代、贴近大众,“现象级”作品雕塑时代丰碑。新时期文艺与人民同呼吸、和时代共命运,不论是对生活的褒贬与反思,也不论是对文化的臧否和传承,还是对人性的赞美或拷问,普遍追寻时代跳动的脉搏,关注社会的变革进步,回应大众的审美需求,秉持文人的良知与操守,怀着一腔热血和强国富民的渴望,以激情且不乏清醒的态度不懈地为生民鼓与呼,始终保持了文艺与受众热切互动的良好关系,特别是那些“现象级”的作品,更是直接诠释了新时期文艺创作的坚实成绩。

这里所说的“现象级”作品,是指那些要么因在思想内容或形式上有重大突破,要么是某个阶段引起巨大轰动且产生过广泛社会影响,要么是在市场上取得过非常可观的经济效益的文艺创作。如果稍作回眸则不难发现:文学创作方面,比如像《伤痕》《人到中年》《棋王》《红高粱》《美食家》《黄金时代》《今夜有暴风雪》《人啊,人》《古船》《芙蓉镇》《沉重的翅膀》

《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尘埃落定》《张居正》《生命册》《务虚笔记》等;电影创作方面,像《黄土地》《天云山传奇》《城南旧事》《少林寺》《高山下的花环》《血战台儿庄》《大决战》《巴山夜雨》《末代皇帝》《霸王别姬》《英雄》《甲方乙方》《生死抉择》《集结号》《让子弹飞》《疯狂的石头》《狼图腾》《老炮》《湄公河行动》《战狼Ⅱ》《我不是药神》等;戏剧创作方面,像《于无声处》《报春花》《绝对信号》《桑树坪纪事》《父亲》《天下第一楼》《窝头会馆》《魔方》《恋爱的犀牛》《伤逝》《骆驼祥子》《华子良》《巴山秀才》《曹操与杨修》《廉吏于成龙》《迟开的玫瑰》等;电视剧创作方面,像《渴望》《蹉跎岁月》《四世同堂》《围城》《编辑部的故事》《红楼梦》《西游记》《上海滩》《激情燃烧的岁月》《亮剑》《长征》《潜伏》《大宅门》《还珠格格》《宰相刘罗锅》《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闯关东》《潜伏》《大明王朝》《媳妇的美好时代》《父母爱情》《北平无战事》《海棠依旧》《人民的名义》等等,都是海量创作库存中的标志性产品,可以称之为新时期文艺的代表作。如果我们不带偏见、且能够充分考虑文艺传播方式和受众多样化选择的复杂现实的话,那么,我们则无法不承认,新时期文艺无论是题材的拓展还是主题的开掘,无论是语言的洗练还是结构的精巧,无论是人性的深度揭示还是形象的丰满充盈,无论是形式的完善还是手法的新颖,较之新文化运动和建国后“辉煌十年”阶段的那些名家名作,其审美意义上的整体性成熟与进步都是显而易见的。对此,我们应该给予充分肯定。

融汇中西向未来

打通今古、融汇中西,中国文艺与世界同频共振。新时期文艺是在面向历史、礼敬传统和追寻着世界文艺涌动潮汐的双向运动中逐渐发展成长起来,并在中外文化的密切交往中迈开了走向世界的坚实步履。

对外来文化的引入、学习与借鉴,是新时期文艺发生巨变的一个重要因素。尽管先锋主义的畅行,将国人兴奋、观望、怀疑、迷茫甚至痛恨的复杂情绪变得十分纠结,其间也有全盘西化的杂音,但探索中大多蕴含了对中国文化融入世界的美好愿望。一方面,拿来主义的许多成功抑或不成功尝试,都重新激发了人们对传统的兴趣,从文学寻根、文化热、人文精神大讨论、新历史主义到复兴民族文化,进而把推动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作为重拾民族文化自信的基本方针;另一方面,在一度照搬照抄的喧嚣过后,先锋文学、新历史主义、实验戏剧、新潮电影、抽象画派、无标题音乐等,都开始注重追求外来文化同中国传统和社会现实的有机结合。这些交流与碰撞,直接推动了文艺的革新与进步。文学创作上突破单一写实模式,出现了许多既有传统文化意蕴又有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视野的优秀作品,莫言、张洁、王蒙、冯骥才、贾平凹、苏童、余华、高行健、麦家、阎连科、刘慈心、曹文轩等在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上不断获奖,受到中外读者的一致称赞。实验戏剧、小剧场戏剧突破传统戏剧创作思维,一改现实主义戏剧一统舞台的格局,大胆进行新形式探索,超越第四堵墙的束缚,追求全新的自由多样的舞台样式与情感表达方法,比如《绝对信号》《十五桩离婚案的调查剖析》《WM我们》《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等,都极大地促进了戏剧内容的拓展和形式的创新。影视方面,第四代电影的整体辉煌亮相和第五代电影导演的崛起,完整地诠释了中国电影从封闭走向开放的历史。探索电影的出现、西部电影的开发、主旋律电影的进步、娱乐电影的兴起、贺岁片的崭露头角,特别是“大片”时代的到来,都标志着中国电影在内容拓展、手法创新、技术应用和产业开拓等方面的历史性进步。电视艺术也从单纯的宣传媒介进入产业化过程,电视剧的蓬勃发展和纪实、谈话、直播以及“秀”的游戏娱乐类栏目日新月异,彰显出全球化媒介融合的一个缩影。国产电影、电视剧、杂技作品出口海外,在世界各大赛事上摘金夺银(杂技商演创汇居各艺术门类之首),大大提升了中国当代文艺在2017免费送白菜彩金上知名度。还有在音乐、美术、舞蹈等方面,都追寻世界文艺涌动的潮汐,民族的、流行的和新潮的艺术交相辉映,把传统与现代、民族与外来、主流与前卫、写实与写意、唯美与乡土的相互排斥、相互吸引、相互融合的复杂过程,演绎成新时期文艺发展的独特的文化景观。

文艺走过40年。回眸40年的发展历程,总结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至少可以给我们留下几点启示:

第一,文艺不能脱离社会现实而独立生存,但如何以历史眼光深刻真实地表达社会现实,彰显时代精神,而又能经得住时间的淘洗,依然是文艺创作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没有深厚的生活积淀、深刻的生命体验和人性的独到发现,创作永远不可能产生深刻动人的力量。

第二,处在社会变革时期,对于某些新异的作品和创作现象要冷静观察、耐心思考,不宜匆忙下结论尤其是政治性结论。

第三,创新是文艺的生命。我们在倡导大胆突破创新时:一是不能忽视传统的制约,少些横扫一切的偏执与虚妄;二是面对可能的创新失误,社会要建立容错机制,给予足够的包容。

第四,无论是创作生产还是文化管理,都必须尊重艺术规律,任何违背文艺规律的行为都会受到历史的惩罚。在遵循宪法和法律、遵循社会公德和审美规范的前提下,只要保障创作自由,激发创造热情,活跃平等讨论,拓展各方互动,努力营造和谐舒畅、其乐融融的良好环境,文艺的道路就能越走越宽广。

第五,文化艺术的进步和大众素养的提升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任何拔苗助长、急于求成的事情都是徒劳的,须拿出足够的耐心和韧性来推动文化发展,只有持之以恒,方可久久为功。

原标题:文艺走过40年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