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从电影到京剧,《新龙门客栈》过了多少坎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4/26 08:55:25
字号:AA+

导读: 4月的窗外春风拂面,上海京剧院的排练厅里却是一派“大漠风光”。胡雪桦曾成功导演过电影《兰陵王》《喜玛拉雅王子》和《上海王》,多年来也一直对舞台情有独钟,执导过不少话剧与音乐剧。

4月的窗外春风拂面,上海京剧院的排练厅里却是一派“大漠风光”。4月30日,改编自同名电影的原创京剧《新龙门客栈》即将献演上海大剧院。

把一部知名电影改编成京剧,要经历多少不为人知的坎?记者专访了该剧导演胡雪桦与主演史依弘。

从小情走向大义

在执导京剧《新龙门客栈》之前,胡雪桦曾担任过京剧《霸王别姬》赴美巡演的导演。两年前,他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里打造的“庭院版”《霸王别姬》赢得了出人意料的反响。尽管有语言与文化的隔阂,但当史依弘扮演的虞姬含泪自刎的刹那,不少美国观众感动到流泪。

《霸王别姬》的成功给了胡雪桦很大的启发:“京剧有一套传统的程式,程式之美是前辈们通过多年的研究沉淀下来的。当我们在这套程式中注入真情实感,京剧这门古老的艺术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是出人意料的。”

接受《新龙门客栈》的邀约后,胡雪桦对剧本中的情感戏进行了梳理,他试图在这部作品中注入更多情感的力量。《新龙门客栈》讲述的是明英宗年间,将军周淮安为保忠臣遗孤,躲避东厂追杀,一路西行,得到侠女邱莫言及龙门客栈女老板金镶玉相助的故事。金镶玉贪财且好色,但她的心中存有正义,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她最终从对周淮安的“小情”走向了“大义”,帮助他和遗孤摆脱了东厂的追杀。

“这部戏有两个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情与义。无论是周淮安、邱莫言还是金镶玉,他们为了正义可以牺牲一切甚至生命,这种大情大义正是中国人的精神所在。而我们想带给观众的,就是这种情感上的共鸣。”胡雪桦说。

为了实现这种共鸣,在京剧程式所包含的规定动作之外,胡雪桦要求演员们建立起准确的心理动作,这对京剧演员而言是一种挑战。在一场戏中,由史依弘扮演的邱莫言女扮男装,当她转过身背对观众时,要靠手部动作吸引观众。胡雪桦要求史依弘:“观众一开始看到的是一只男人的手,当你的手慢慢往上走的时候,手的形态要变成女性的手。这个细节一定要表现准确,因为舞台就是放大镜,观众对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

胡雪桦曾成功导演过电影《兰陵王》《喜玛拉雅王子》和《上海王》,多年来也一直对舞台情有独钟,执导过不少话剧与音乐剧。“戏剧与电影最重要的区别就是真人与真人的交流,而非人与影子的交流。演员在台上不仅要感受对手,还要感受观众,甚至要与舞台上的灯光交流。因为剧场是有温度的,演员要感受剧场的温度,要对舞台上的一切保持敏感。”

返本是为了创新

从去年12月至今,《新龙门客栈》的排练已经持续了5个多月,比拍一部电影或电视剧的时间还要长。“对导演来说时间是充足的,但创作的难度却很大。”胡雪桦坦言。通过镜头的推拉摇移与特写,电影能让观众的视觉始终跟着镜头走。但舞台是一个“大镜框”,观众眼前始终是一个大全景,在这个固定的空间里要牢牢抓住观众并不简单。导演需要把控好观众与舞台之间的心理距离,让这个距离产生美感。

胡雪桦把电影的理念与戏曲的特点相融合。他对剧本做了大胆的调整,把原本的13场戏改成了4幕12场。与许多传统戏缓缓地讲述故事不同,这部戏以激烈的武戏开场,整个故事紧紧扣在48小时之中,东厂番子和侠客义士狭路相逢,悬念迭起,环环相扣。“观众在走进剧场之前一定会带着对电影的印象,但我相信当他们坐进剧场之后就会走出电影,一直跟随着我们的节奏。”

虚拟与写意是中国戏曲的一大特点,《新龙门客栈》的舞台设计简洁却不简单,力图呈现中国人的美学。“尽管这部戏在表演上和美学上都充满现代感,但它的本质还是京剧,如果让观众觉得像是在看话剧,那就失败了。我们既要把握住京剧的本质,不丢掉千锤百炼后的程式,也要给观众以冲击。这是这部戏最难的地方。”

京剧名家余叔岩曾说:返本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最终是为了观众。“如果每一代艺术家都能培养一批观众,那京剧这门艺术就不会衰落,因为它在创新的过程中有了继承与发展。当年京剧的‘四大名旦’就是通过创新创造了流派。”胡雪桦说。

不能给人首演的感觉

去年5月1日,史依弘在上海大剧院一人单挑了“梅尚程荀”京剧四大流派的经典剧目。时隔一年,她将在同一个舞台上挑战邱莫言与金镶玉两个角色的瞬间转换。史依弘说:“两个角色间的转换难在迅速换装,更难在如何拿捏好角色之间的差异:金镶玉热情火辣,邱莫言孤傲冷艳;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白玫瑰’,但她们殊途同归,心中都有真情与正义。”

排练的时候,史依弘的心里总是充满着紧迫感,她怕时间不够。“我想把这两个人物吃透,而不仅仅是完成一次表演。只有真正融化在这两个人物里,我才能够在她们之间自如地转换。而这份自如,需要时间的积累。”史依弘说,“我希望这部戏首演的时候不给人首演的感觉。假如观众在台下为我捏把汗,就完了。”

这并非史依弘第一次在舞台上塑造全新的角色。2016年,她曾在由《巴黎圣母院》改编的京剧《圣母院》中成功塑造了艾丽娅的形象。艾丽娅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底层的吉卜赛女子,直到死也不知道害死自己的竟是自己的爱人,其被动的命运与许多京剧传统戏中的女子有相似之处。“金镶玉和我之前塑造的所有角色都截然不同,她是世故的客栈老板,左右逢源、八面玲珑。观众可能一开始对她的立场是持怀疑态度的。东厂的人给她银子,叫她看住周淮安,她开心得不行。东厂赌她不会放了周淮安,没料到她竟会为了周淮安赴汤蹈火。这个女子的性格太多面了,这样多面的角色我是第一次塑造。”史依弘说。

这是京剧最好的时代

京剧是中国的歌剧,作为一门综合艺术,舞台上的每一个元素:表演、音乐、舞美……共同营造着一种氛围,把观众裹挟进来,激发他们的想象空间。

在京剧《新龙门客栈》的音乐监制、著名作曲家金复载看来,传统京剧的武戏大都用的是锣鼓,为了更好地表达人物的感情,这部戏在音乐上力图与人物进行有机的结合。在音乐设计上,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作曲董为杰采用了我国西北的青海花儿《山丹花令》作为金镶玉的音乐形象主题,并在各个情景上加以变化和发展。他抽取周淮安唱腔中的“西皮摇板”引子作为这个有情有义的刚毅汉子的音乐形象,而邱莫言的音乐形象则用她在剧中自己唱的昆曲来呈现。在声腔设计中,著名作曲家费玉明注重将京剧的传统板式与唱词相吻合。西皮里有南梆子、流水板、原板、二六,还有快板、散板、摇板、二黄。

史依弘是《新龙门客栈》的主演,也是该剧的策划者与制作人,她把她多年来的舞台艺术积累以及对人生的理解、对社会的理解都融入这部戏里。“5个月对一部京剧而言是很难得的,但5个多月的排练时间好像转瞬即逝。我们的创作氛围非常自由,每个人都很用心、很快乐。哪怕一句台词也没有的演员,也排练得非常投入。我相信,这部戏不会让观众散神。”史依弘说。

从“文武昆乱”到“梅尚程荀”,近年来始终在求新求变的史依弘认为,眼下正是京剧最好的时代,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观众走进剧院,选择自己所热爱的艺术。她希望能做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作品、让观众喜爱的作品,因为只有让观众喜爱,京剧才有生命力。

原标题:从电影到京剧,《新龙门客栈》过了多少坎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kkmeinv.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