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宛平有贤令 讨倭首鸣镝
来源:北京日报 2019/07/09 10:32:39 作者:郑学富
字号:AA+

导读: 1937年7月7日夜,日本帝国主义的枪炮声打破了卢沟晓月的宁静,中国军民奋起抵抗,打响了全面抗战的第一枪。在卢沟桥事变中,爱国将士前仆后继,浴血奋战,佟麟阁、赵登禹将军以身殉国。也有一批文官胸怀民族大义,不辱使命,与强盗唇枪舌战,针锋相对,时任宛平县长的王冷斋就是其中一个。柳亚子先生曾在《纪游一百韵》中称赞王冷斋:“宛平有贤令,讨倭首鸣镝。”

夜袭日军的突击队队员

1937年7月,王冷斋(左三)会记者

中国军队在卢沟桥抗击日军进攻

位于北京西部的永定河(金称卢沟)碧水如练。黎明时分,在卢沟桥上,晓月当空,辉映水中,明媚皎洁。金章宗为之倾倒,命名此景为“卢沟晓月”,并列为“燕京八景”之一。清乾隆帝题“卢沟晓月”碑立于桥头。

1937年7月7日夜,日本帝国主义的枪炮声打破了卢沟晓月的宁静,中国军民奋起抵抗,打响了全面抗战的第一枪。在卢沟桥事变中,爱国将士前仆后继,浴血奋战,佟麟阁、赵登禹将军以身殉国。也有一批文官胸怀民族大义,不辱使命,与强盗唇枪舌战,针锋相对,时任宛平县长的王冷斋就是其中一个。柳亚子先生曾在《纪游一百韵》中称赞王冷斋:“宛平有贤令,讨倭首鸣镝。”

谁识书生胆气豪

恼羞成怒的日军副联队长森田和寺平像绑架一样,胁迫王冷斋来到日军的阵地前,以武力相威胁。王冷斋大义凛然,严词斥责。

王冷斋(1892-1960),笔名冷公,福建闽侯人。他8岁入学,15岁转读福州陆军小学,18岁入保定军官学校第二期,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曾在北洋政府工作。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北京创办《京津晚报》和远东通讯社,因公开揭露政客们的贿选活动,被军阀通缉,浪迹天涯。1935年12月,应保定军校同学、时任北平市市长的秦德纯邀请,出任北平市政府参事兼宣传室主任。1937年1月,任河北省第三区(《华北日报》报道为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兼宛平县长。

此时的宛平县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王冷斋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间。日军从1936年5月起,就陆续增兵华北,从东、西、北三面包围了北平,不断制造事端,频繁进行军事演习,华北局势日益严峻。1936年,日本华北驻屯军以卑鄙的手段占领丰台,将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卢沟桥。1937年6月起,驻丰台的日军连续举行所谓的军事演习。7月7日夜,正在卢沟桥附近演习的日军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严词拒绝。王冷斋写诗曰:“一声刁斗动孤城,报道强邻夜弄兵。月黑星辰烟雾起,时当七夕近三更。”

当夜12时,第29军副军长、北平市市长秦德纯命令王冷斋迅速查明真相,以便处理。王随即通知驻守宛平城的第219团第3营营长金振中查询,又令警察在城区内搜索。

经调查,城内守兵并无开枪之事,也没有失踪日军踪影。王冷斋据实向秦德纯汇报。为避免扩大事端,王冷斋奉命与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谈判。当王冷斋赶到日本特务机关处时,冀察外交委员会主席魏宗翰、委员孙润宇、专员林耕宇,交通处副处长周永业及日本顾问樱井都在座。

王冷斋在《卢沟桥事变始末》中记载了当时的情景:“我先声明:枪声方向是在宛平城东门外,我方在这里并无驻军,可知绝不是我方所发,就是城内守兵也查明并无开枪之事,每个守兵所带子弹不少一枚。所谓失落日兵一名,经派警察向各处搜寻也毫无踪影。松井仍强说演习日兵确实有一人失踪,城外搜索无着,必须进城搜索,方可明了究竟。我说:‘夜间宛平城门已闭,日兵在城外演习,怎么能在城内失踪?就是退一步说,果有失落之事,也绝和我方无关,或者效当年南京日领事藏平自行隐匿的故伎,企图作要挟的借口’。”

面对无赖的强敌,作为谈判使者的王冷斋不卑不亢,据理力争,维护中方的权益。他曾写诗曰:“诪张为幻本无根,惯技由来不足论。藏本当年原自匿,诘他松井欲无言。”

经双方商定,中日两方派员前往宛平城内调查,再做处理办法。就在谈判之时,王冷斋接到报告,驻丰台日军500余人并炮6门,正开赴卢沟桥,战事一触即发。为争取和平解决争端,中日双方谈判代表,分乘两辆汽车连夜前往宛平城。

当行到离宛平城有2里的地方,王冷斋看到公路和铁路涵洞均被日军占领,枪炮排列,士兵伏卧,如临大敌。同车的日方代表寺平突然让停车,拿出一张地图给王冷斋看,威胁说:“你已经看到了,事态已经十分严重,现已来不及等待调查谈判,只有请你立即下令城内守军向西门撤出。日军进至东门城内约数十米地带再商量解决办法,以免冲突。”王冷斋反驳道:“此次来只负责调查,这是在你们机关部已经商定的。你所提我军撤出,你军进城的无理要求,离题太远,更谈不到。”寺平又进一步说:“平日日军演习都能穿城而过,何以今日不能进城?”王冷斋再一次驳斥说:“你接此项工作不久,以前的情形你或许不了解,我在此从没允许你们穿城而过,你所谓的先例是何年何月何日?请给我一个事实证明。”日方被驳得无言以对。

恼羞成怒的日军副联队长森田和寺平像绑架一样,胁迫王冷斋来到日军的阵地前,以武力相威胁。王冷斋大义凛然,严词斥责:“你们出尔反尔,前后矛盾,万一事态扩大,你们二人当负全责!”双方相持10多分钟,王冷斋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威武不屈。森田见恫吓不成,只好示意寺平与王冷斋一起进城。

事后,王冷斋写诗云:“挟持左右尽弓刀,谁识书生胆气豪!谈笑头颅拼一掷,余生早已付鸿毛。”

大刀队里出奇男

“记者经王引至该室,见室中器具均粉碎,窗纸碎裂,王氏数日未眠,已见清癯。”

《华北日报》1937年7月9日报道:“于是我方再与日方商定,双方即派人员前往调查阻止,日方所派为寺平副佐,樱井顾问。我方所派为冀省第四行政专员兼宛平县长王冷斋,外委会专员林耕宇,暨绥靖公署交通处副处长周永业,至今(7月8日)晨4时许到达宛平县署。”王冷斋有诗曰:“脱身单骑纵归来,未格蛮心尚费猜。激励三军坚壁垒,任教强敌也难摧!”

进城后,双方在县署举行谈判。寺平仍然坚持要进城搜查,王冷斋坚决反对。正在交涉间,也就在5时左右,“忽闻东门外枪炮声大作,我军未予还击。俄而西门外大炮、机关枪声又起,连续不绝,我军仍镇静如故。继因日军炮火更烈,我军为正当防卫,万不得已始加抵抗”(《华北日报》)。秦德纯立即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

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219团第3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奋起抗战。《华北日报》1937年7月9日报道说:“据卢沟桥逃难来人谈,日军8日晨3时20分至7时50分,又11时至12时止,两次向我发炮,约百八十余响,7时半后又陆续射击数十发,城内落炮弹甚多,损失颇巨。现县长兼专员王冷斋,仍在城内主持一切,意志甚为坚决。”

对言而无信的日军,王冷斋严词质问樱井等日方人员,并声明日军首先开枪破坏和谈大局,应负酿成事变的责任。樱井等日方人员支支吾吾,说可能是误会,表示努力调解,以免事态扩大。

7月8日下午,日军第1联队队长牟田口派人绕道从宛平城西门进城送信,请王冷斋和吉星文出城谈判。王冷斋以守土有责,不便擅离职守为由,拒绝出城。他一面派林耕宇代表和日方的寺平缒城而出,与牟田口面谈停火之事;一面用电话向北平市政府汇报日军先开火一事,请求与日军交涉制止。可是日军继续向我方射击,并用迫击炮攻城,炮弹命中专署办公房屋,毁坏严重。

《华北日报》1937年7月10日报道:“日军连日炮击(宛平)城内外数百发,城内房屋被损甚多,惟未伤人,县署大客厅之东间,曾有炮弹自南窗射入,洞穿北壁成一大孔。据王冷斋语记者:8日晚6时,日军开始炮击前两分钟,伊尚与樱井坐于该处谈话,因感时机危迫,匆促走出,未两分钟巨弹即爆发。又7日夜甫由卧室走出,日军炮弹即落于房之东北角上,将卧室轰塌一角。记者经王引至该室,见室中器具均粉碎,窗纸碎裂,王氏数日未眠,已见清癯。定今日料理宛平境内善后竣事,即来平谒各当局报告一切。至该县长途电话线,大部被割断,昨下午起,已派工修架,今明可恢复通话。五里店方面日车,定今日分别退回平丰各地原防,地方秩序即可恢复云。”

7月8日夜,细雨蒙蒙,宛平城外的青纱帐深不可测。吉星文团的青年战士组成突击队,用绳梯缒出城外,在青纱帐的掩护下,沿永定河堤向铁路桥靠近。夜12时,日军已进入梦乡。突然,突击队如神兵天降,挥舞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日军猝不及防,狼奔豕突。突击队大获全胜,将日军一个中队全部砍杀在铁路桥上。其中一位年仅19岁的突击队员手刃日军13人,生擒1人。

王冷斋闻讯后,兴奋异常,赋诗称赞中国健儿奋勇杀敌:“暗影沉沉夜战酣,大刀队里出奇男。霜锋闪处寒倭胆,牧马胡儿不敢南。”

不辞艰险到危城

“由其夫人陪同入院,经德医克利注射药针后,经过情形尚佳,据医谓,王氏因刺激过甚,血管爆裂,应谢绝宾客,专心静养。”

中国军队夜袭成功,日军受到重创,中国军队连日来的忍声吞气一扫而光,战场上变被动为主动,日方只好坐下谈判。7月9日早晨4时,北平市政府给王冷斋打来电话,通报说中日双方达成三点协议:(一)双方立即停止射击;(二)日军撤退至丰台,中国军队撤向卢沟桥以西;(三)城内防务除宛平原有保安队外,并由冀北保安队派来一部协同担任城防,人数限300人,定于本日上午9时到达接防,并由双方派员监督撤兵。

王冷斋以为协议签订,战事当可休,没想到协议签完仅2个小时,日军又向城内发炮70余发。王冷斋立即向北平报告,并请向日方诘问。日方辩称是为掩护日军撤退。到了9时,协防的保安队还没有进城。经查,原来保安队在前来的路上遭到日军阻止,并发生冲突,我方阵亡1人,伤数人。

后经北平方面交涉,保安队不准携带机关枪入城,又分兵押运机枪回平,来到宛平的保安队员不足200人。经查,一部分日军仍隐匿在铁路涵洞内,没有完全撤走,还有白天撤走晚间又返回的。王冷斋看出日军是缓兵之计,写诗曰:“三张约法且言和,令下前锋共止戈。毕竟蛮夷无信义,撤兵意少缓兵多。”

此时,监视撤兵的委员多已返回北平,尚有中岛在宛平城。王冷斋向中岛交涉,中岛无法推诿,答应协助办理未了事宜。到了晚间,藏匿在涵洞中的日军果然向城内袭击。宛平守军严阵以待,早有准备,当即予以还击,日军的袭击阴谋没有得逞。王冷斋立即向北平报告,请示处理办法。北平告知次日晨与中岛回北平面商。

7月10日早晨,王冷斋与中岛同车前往北平。到铁路涵洞附近时,见日军持枪作射击状。中岛告知进北平商洽和平事项时方得以通过。《华北日报》7月11日报道:“(王冷斋)此次坐守危城,倍受艰险,顷以事件已进行解决,炮火暂息之际,特于昨(10日)晨8时乘汽车出县城西门来平,分谒秦市长(德纯)、冯主席(治安)报告守城三日之经过并请示一切,旋往访外交委员会主席委员魏宗翰,有所商讨。记者唔王于某处,询以最近事件交涉各情形。据谈,卢沟桥事件,经双方交涉和平解决,惟尚有小的枝节部分,本人于分谒各关系当局请示后,如问题交涉仍不能全部解决时,本人尚需即日赶回处理一切,至城防治安本人来平时已嘱部队负责维持云。”

其实,王冷斋这次是抱病赴北平。《华北日报》7月12日报道:“(王冷斋)近坐镇宛平县城,因炮火猛烈,三昼夜未眠,耗神过度,于前(9日)日下午7时回宅后,觉身体不爽,遽患咯红,即向德国医院定好房间,由其夫人陪同入院,经德医克利注射药针后,经过情形尚佳,据医谓,王氏因刺激过甚,血管爆裂,应谢绝宾客,专心静养。”所以王冷斋从北平回来后,又住进德国医院治疗。报道称:“该院医士谈,王氏之心脏衰弱,短期内不能受刺激与行动,恐勉强挣扎,身体难免发生意外云。”

当秦德纯得知王冷斋抱病与日方谈判后,十分感动,于7月11日上午,特派外委会委员林耕宇代表自己前往德国医院慰问。可是在此危机四伏的时刻,王冷斋怎能安心养病,人虽然躺在病榻上,但心里想的仍然是卢沟桥事件的处理。他于7月12日一早就离开医院,返回宛平县署上任。

当王冷斋进入宛平县城时,民众闻讯而来,整齐地列于街道两旁欢迎这位临危不惧的“父母官”。《华北日报》7月13日报道称:“惟因宛平县政亟待主持料理,特于昨晨8时,偕秘书洪大中,科长王殿甲,乘汽车绕道返宛平,已于当午抵县城云。”然而,县署已被日军炸毁,短期内无法修复,不能使用,只好借了一处民房办公。

中国军民抵抗侵略,捍卫祖国尊严的英勇行为获得驻在北平的国外友人的同情和支持,他们冒险前来宛平城慰问。一位西方友人指着卢沟桥上的石狮,笑着向陪同的王冷斋说道:“睡狮今已醒矣。”王冷斋听后,深有感触,写诗云:“睡狮一吼震寰瀛,伐木丁丁见友声。博得同情人共赞,不辞艰险到危城。”

血肉长城筑更强

王冷斋在与日方斡旋的同时,率部协助军队守城,抱定必死的决心,然而上峰命令撤军,没能实现与城共存亡的雄心壮志,实乃遗憾。

日军“现地谈判”,一方面是想借谈判压中方就范,另一方面则借谈判之名,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所以日军并没有按照协议撤军,当王冷斋责问日方时,他们竟以寻找日军尸体残骸为借口,留下少量部队。王冷斋驳斥说:“搜寻残骸无需留下这么多的士兵,也无需携带机关枪等武器。”日方辩称唯恐受到中国军队袭击,不得不多留军队以资警戒。王冷斋说,如果真为搜索残骸,我方可以帮助办理。双方各派委员多人组成徒手搜索队,到战地各处寻找。于是双方商定,中方派士兵10人,日方派士兵20人,由6名委员率领,徒手到卢沟桥附近地区搜索,时限24小时,无论搜到与否,届时日军都应向丰台撤退。

正当双方准备签字落实时,日方4名代表离席说接电话,竟一去不返,不辞而别。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王冷斋对日军玩弄假和谈、真备战的阴谋早有觉察,他赋诗曰:“尔诈如何说我虞,弓刀不放见深图。背盟尽有辞堪借,莫问残骸究有无。”

对于在卢沟桥事变中英勇抗敌的29军将士,全国各界报以热烈的声援。各地民众纷纷组织团体,送来慰问信、慰劳品;平津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救护伤员、运送弹药;卢沟桥地区的居民为部队送水、送饭,搬运军用物资;长辛店铁路工人迅速在城墙上做好防空洞、挖好枪眼,以协助军队固守宛平城;华侨联合会也致电鼓励第29军再接再厉。军民精诚团结的情景让王冷斋感慨万千,他赋诗云:“见危授命分宜然,却敌全凭众志坚。遐迩关情劳慰勉,近来士女远飞笺。”

王冷斋返任后,连日来与驻军会商城防,以加强巩固,做到有备无患,并代表地方长官慰劳将士,抚慰灾民,做好后方给养事宜。7月14日,王冷斋与平汉北段警备司令郑大章等联名发布布告,安定人心,并严禁宵小乘机滋扰,确保社会安定。《华北日报》7月18日报道:“(王冷斋)自日前扶病前往宛平后,连日对于救济难民、抚恤伤亡诸要务,督促进行,并会同该县驻防部队,维持治安,致力城防。”王冷斋以诗言志,表明他抗战到底的决心:“东倾雉堞北崩墙,血肉长城筑更强。众寡悬殊攻守异,孤城屹立岂寻常。”

王冷斋在与日方斡旋的同时,率部协助军队守城,抱定必死的决心,然而上峰命令撤军,没能实现与城共存亡的雄心壮志,实乃遗憾,他赋诗曰:“与城愧未共存亡,人庆更生我独伤。国步方艰应有待,头身终合向沙场。”

七七事变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电全国,呼吁:“武装保卫平津华北!为保卫国土流尽最后一滴血!全中国人民、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驱逐日寇出中国!”王冷斋闻之,兴奋异常,热烈响应,赋诗高歌:“延安振臂起高呼,合力前趋原执殳。亿万人心同激愤,山河保障定无虞。”

原标题:宛平有贤令 讨倭首鸣镝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kkmeinv.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