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默会”释放了什么信号
来源:《光明日报》 2020/01/15 10:43:59 作者:韩显阳
字号:AA+

导读: 本月1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应邀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其间,双方讨论了俄德双边关系以及中东、北非局势和“伊朗核协议”前途等议题。而此间舆论关注的另一个重点,则是俄罗斯同德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合作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最终命运。

本月1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应邀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其间,双方讨论了俄德双边关系以及中东、北非局势和“伊朗核协议”前途等议题。而此间舆论关注的另一个重点,则是俄罗斯同德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合作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最终命运。

俄德坚定完成“北溪-2”信心

“北溪-2”项目的绝大部分天然气管道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经由该管道,将俄罗斯开采的天然气出口至德国以及欧洲其他地区。这一总额95亿欧元的项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出资一半,法国ENGIE集团、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荷兰皇家壳牌、德国Uniper公司和德国Wintershall公司各提供10%(即9.5亿欧元)的融资。项目满负荷运营后,俄罗斯每年将向德国、欧洲输送550亿立方米管道天然气。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百般阻挠俄欧项目实施,认为其将使欧洲各国加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同时会损害乌克兰的经济和战略安全。2019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规定禁止参与实施“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相关企业人员赴美旅行,以及冻结相关人员在美财产。法案成法后,负责该项目管道铺设的瑞士“全海洋”公司随后宣布暂停有关活动并开始与美国司法部交涉。目前,已经完成了90%以上海底管道长度的“北溪-2”项目处于停顿状态。

对于美国以“长臂管辖”手段干涉俄欧合作项目,普京和默克尔在11日的会晤中表示坚决反对。针对德国、欧洲公司的域外制裁措施,默克尔甚至有些愤怒。她认为,该项目不仅对俄罗斯有利,而且对于德国乃至整个欧洲而言都“非常重要”,“该项目符合欧洲新能源法,必须让其有始有终”。与此同时,普京也信心满满地称,俄罗斯可以在不吸引外国伙伴的情况下独立建成该项目,“仅仅是工期延迟问题而已”。

俄为完成项目制定“B方案”

原本,即便是对“北溪-2”持强烈批判立场的人士也认为美国制裁已经无力阻挠项目完工。然而形势却要比预想的严重得多。由于担心遭受制裁,瑞士“全海洋”公司甚至未如行业内人士预料的那样利用制裁条款中有关“深度30米以下”“30天豁免期”等模糊空间反驳美方,而是完全放弃“抵抗”,下令公司旗下全球最大船舶“先锋精神号”海底管道铺设船驶离波罗的海,参与其他工程项目。很显然,既然像俄罗斯、德国这样的国家在美国制裁面前无计可施,瑞士公司更不想冒险。

随着“全海洋”公司退出,几年前俄罗斯花费10亿美元“天价”收购的“切尔斯基院士号”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媒体面前。俄能源部长诺瓦克不久前表示,海底管道铺设船“切尔斯基院士号”将投入使用,完成剩余的管道铺设工作。此间观察人士指出,这就是俄方考虑的“B方案”。

“切尔斯基院士号”是俄方于2016年收购的,将其作为欧洲企业停工退出备选船。如今,这艘船将成为俄罗斯“北溪-2”项目完工的最后“救命稻草”。

但事实上,即便是“B方案”的确存在,仍然需要克服一系列障碍。其一,俄气在“北溪-2”项目运行正常时,曾将“切尔斯基院士号”移交给了俄罗斯管道建设公司。目前,“切尔斯基院士号”正在鄂霍次克海一处天然气田作业,从此地移师波罗的海无疑要满足管道公司提出的商业条件;其二,即便俄管道公司最终放行,“切尔斯基院士号”从鄂霍次克海到波罗的海仍需要航行两个月时间;其三,丹麦向“北溪-2”项目颁发海底管道铺设许可证时,曾清楚要求作业船只配备动态定位系统,通过提供更精确的船只航向而最大程度减少触碰第二次世界大战遗留弹药风险。事实证明,这一“细节”将可能会花费俄气至少几个月的时间;其四,俄行业内人士承认,“切尔斯基院士号”的铺管速度要慢于“先锋精神号”。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若实施“B方案”,最好情形也将使“北溪-2”工期延迟至2020年年底或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

美施压促使俄欧抱团取暖

美国制裁“北溪-2”项目,目的是实现一箭三雕的效果。其一,呼应美国内反俄气氛;其二,以“保护欧洲能源安全”为名,遏止俄罗斯与欧洲关系缓和趋势;其三,搅黄“北溪-2”项目,满足一己之私,向欧洲推销比俄罗斯管道天然气贵25%至30%的液化天然气(LNG)。

目前,美国天然气占欧洲市场的10%,俄罗斯则达到34%。一旦“北溪-2”项目运营,俄输欧天然气将大幅度增长。由于长途运送,美输欧天然气价格要比从俄输欧贵30%。为争夺欧洲天然气市场,美国把天然气价格问题归于安全和政治需要。自2014年追随美对俄实施制裁以来,欧洲自身遍体鳞伤。普京在去年年中指出,欧盟过去5年对俄制裁给自身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超俄蒙受的损失,“2014年以来,西方制裁措施令俄罗斯损失500亿美元,令欧盟损失2400亿美元”。而德国联邦议院经济与能源委员会主席恩斯特也表示,反俄制裁毫无意义,这么做只会伤害德国的商业。

普京在接待默克尔访俄时强调,俄罗斯寻求在相互尊重、平等以及考虑彼此利益原则上发展俄德关系。他说,俄视德为主要外国经济合作伙伴之一,德国是俄罗斯第二大贸易伙伴,2019年前10个月双边贸易额高达438亿美元;德在俄投资达到200亿美元,俄德投资也有90亿美元。与此同时,俄德两国在中东、北非、乌克兰等问题上也达成了诸多共识。“今日俄罗斯”评论称,默克尔访俄被视为向美发出一个信号,即德国有能力实施独立的外交政策,而不会被美制裁所吓倒。

美国在“北溪-2”上的霸道做法,让德国以及奥地利、法国等欧洲国家颇感不满,考虑重新评估对俄政策。近日,奥地利外长沙伦伯格严厉批评美国对“北溪-2”项目实施制裁,“华盛顿采取的措施不可接受”。他说:“北溪-2”项目促进欧洲能源供应的多元化,也没有侵犯乌克兰的利益。尽管欧美拥有相同价值观,但不能继续沿用30年前的老办法。而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7日则表示,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关与俄罗斯建立战略关系的决定将得到执行,法国希望重启与俄罗斯的经济关系。去年12月代表法国同俄方签署《在长期融资领域发展双边合作的意向声明》的勒梅尔还透露,为解决域外金融制裁问题,欧俄将“寻求本质上非同寻常的创新解决方案”。

观察家指出,美针对“北溪-2”的制裁威胁,是其从利己主义出发制裁欧洲、分化俄欧关系的最新例证。然而,美国的挤压却很可能促使俄欧抱团取暖。甚至有可能因为“北溪-2”遇阻而促使欧盟放松对俄制裁。俄地缘政治专家希望,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德国或能在2020年有所作为。

原标题:“普默会”释放了什么信号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