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政改谋划新一轮权力架构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20/01/18 10:22:04 作者:马晓霖
字号:AA+

导读: 1月16日,俄罗斯杜马(议会下院)批准总统普京的提议,任命名不见经传的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为总理,接替看守政府总理梅德韦杰夫。根据普京修宪提议,未来俄罗斯核心权力必须掌握在民族主义者和爱国者手中,重点防范美国和西方对俄罗斯高层渗透和策动颜色革命。

1月16日,俄罗斯杜马(议会下院)批准总统普京的提议,任命名不见经传的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为总理,接替看守政府总理梅德韦杰夫。同日,普京签署命令,任命梅德韦杰夫为新增设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15日,普京发表本年度国情咨文后,俄罗斯政坛随即出现重大人事变更,颇让外界感到惊讶。分析家认为,普京这套谋划已久但突然打出的组合拳,既为了化解经济状况欠佳的压力,更旨在布局四年后他总统任期结束时的权力架构。

尽管普京此前曾称对2019年国家经济表现“非常满意”,指出俄罗斯经济充满活力,但分析家认为这是他自我安慰的说法。近些年,俄罗斯受世界经济总体不振影响以及与美欧关系恶化的拖累,经济表现总体不佳,民众收入下降,通胀率居高不下,由此引发执政党支持率走低甚至多次民众抗议。此外,普京提出的加大财政拨款用于发展社会经济的建议,受到政府财政和经济部门反对,部分联邦预算也没有用于重大国家项目。凡此种种,加深了普京对梅德韦杰夫内阁治理效能的负面评价。此次梅德韦杰夫率政府总辞职,委婉承担发展经济不力之责,也给普京大面积更换官员、布局长远权力架构预留了空间。

没有挽留梅德韦杰夫继续担任总理,而是起用一名连维基百科主页都没有的普通部长挑大梁,与其说普京要给新人机会,不如说是让配合他多年的旧将出局,不再担任未来四年乃至此后俄罗斯政权的中流砥柱。十多年间,梅德韦杰夫作为普京核心班底成员和“政治伴郎”,无论担任总理统揽内务,还是当选总统代表国家,抑或担纲统一俄罗斯党主席,他都唯普京马首是瞻,并一直被视为其不二接班人。如今梅德韦杰夫离开权力核心,有腐败传闻和治理乏力而民意支持率逐步走低的客观因素,尽管有分析家认为“梅普配”没有散伙,梅德韦杰夫被安排在国安委继续给普京做副手,但是,这个角色显然不能与日常治国理政的内阁总理等量齐观。

多数分析人士认为,这是普京为2024年后的权力架构进行铺垫的组成部分,待岗时间太久的梅德韦杰夫早点离岗,以免成为普京继续掌握实权的客观障碍。也有相反分析称,普京将长期心腹提前安排到国安委,以便他四年后即使不再担任总统或总理,也依然借助铁打的“梅普配”形成第二权力中心,继续遥控国家的权力运行。假如此说成立,梅德韦杰夫的“被下岗”也许就是一种雪藏或轮岗锻炼,也不排除四年后他再度出山做替补普京。

根据俄罗斯宪法,2024年普京当前任期结束后将不能再任总统,但是,宪法并不限制他像2008年那样推出另一个人担任总统,而他担任掌握实权的总理,这个未来的总统或为米舒斯金,或为梅德韦杰夫。2019年底普京曾向新闻界明确表示,不排除未来再次修宪。普京在2020年度国情咨文中强调宪法必须做出重大修改,增加了杜马参与内阁组成的权重,有权确认总理人选并批准副总理和部长,取代现在的总统任命总理规定。这个修改明显立足于统一俄罗斯党在杜马一党独大的席位优势,使未来权力不会旁落给反对党。这种改变过去总统、杜马和政府“一强两弱”格局而向“三权均衡”方向回摆的修宪建议,也表明未来总统权力将部分向议会和总理让渡,普京即使不再当总统,依然可以重返总理岗位而执掌俄罗斯。

根据普京修宪提议,未来俄罗斯核心权力必须掌握在民族主义者和爱国者手中,重点防范美国和西方对俄罗斯高层渗透和策动颜色革命。修改宪法后,总统候选人资格将更加严格,将过去必须在俄罗斯生活10年以上的时间门槛提升到25年,而且不能同时拥有他国国籍和居住权。部长、法官和地区领导人等从事“确保国家安全重要工作”的人员,也不得拥有他国国籍或长期居留国外。普京过去几十年一直受到俄罗斯多数民众支持,也在于他坚持独立自主的民族主义路线,敢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力量硬碰硬。从这个角度看,普京对四年后掌握国家权力的其他人也提出符合自己政治标准的要求,实则继续将俄罗斯纳入他的强大影响之下。

无论如何,普京不仅比往年提前发布国情咨文,而且快速调整政府组成并部署关键人物去留,打开了世界舆论巨大的想象空间。普京进行权力结构调整和重要人物布局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但由此认为他已着眼“后普京时代”则言之过早,因为他没有表明过自己会在2024年后离开权力的金字塔尖。

马晓霖(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原标题:普京政改谋划新一轮权力架构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