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勇:令和元年安倍执政之路隐忧多
来源:法制日报 2020/01/20 10:03:59 作者:冀勇
字号:AA+

导读: 10月22日,日本政府在东京皇居举行“即位礼正殿之仪”,正式向海内外宣告天皇德仁即位。11月10日,日本政府举行庆祝巡游“祝贺御列之仪”,德仁天皇夫妇乘敞篷车参加,与民众一起庆祝即位。

2019年11月20日,安倍晋三就任首相的时间超过了历任首相,成为日本史上第一人。天皇在他的任期退位,新天皇登基,令和时代到来。但是,这一年,安倍也面临诸多挑战:修改和平宪法的主张屡遭挫折、经济政策受到诟病、外交上与韩国交恶,这一切都在考验着安倍。

2019年日本国内最大的事莫过于第126代天皇德仁即位,改元“令和”,日本开启令和时代。这一年,日本首相安倍力推修宪,但屡遭挫折;致力于增税举措,但因怕影响执政根基而谨小慎微。

德仁即位开启令和时代

天皇在日本民众中具有特殊地位。日本宪法规定,天皇作为日本国与日本国民统合的象征,履行任命内阁总理大臣,批准法律、政令、条约以及出席礼仪性外交事务活动和国家仪典等职责,并无关于国政的权能。

德仁天皇在明仁天皇退位后,于2019年5月1日零点正式继位,成为日本第126代天皇。按照皇位继承传统以及宪法中政教分离等原则,日本以5月1日即位当天举行的“剑玺继承之仪”为始,陆续举行了“即位后朝见之仪”“即位礼正殿之仪”“祝贺御列之仪”“大尝祭”等系列即位仪式。

2019年5月1日,在“剑玺等继承之仪”上,德仁天皇继承了作为皇位象征的“三种神器”中的草薙剑、勾玉以及国印“国玺”、天皇印“御玺”。在紧随其后举行的“即位后朝见之仪”上,德仁天皇接受首次朝见,包括政府、国会、法院及各地方代表共计300余人参加。德仁天皇首次发表致辞,首相安倍晋三代表国民致辞。

10月22日,日本政府在东京皇居举行“即位礼正殿之仪”,正式向海内外宣告天皇德仁即位。按照传统,当天下午1时德仁天皇身着传统装束“黄栌染袍”登上了“高御座”,身边摆放作为皇位象征的草薙剑、勾玉以及“国玺”“御玺”;“高御座”一侧,雅子皇后站上“御帐台”。来自194个国家及联合国、欧盟等组织的代表共2000余人参加了“即位礼正殿之仪”。当晚,德仁天皇夫妇在皇宫举办“飨宴之仪”,招待出席即位仪式的外国宾客和日本国内代表。

11月10日,日本政府举行庆祝巡游“祝贺御列之仪”,德仁天皇夫妇乘敞篷车参加,与民众一起庆祝即位。11月14日至15日举行“大尝祭”,由德仁天皇向天照大神和天地神明进献新谷并亲自尝食。至此,德仁天皇即位系列仪式正式宣告完成。

在德仁天皇顺利完成即位仪式开启令和新时代之际,日本围绕皇室的争议却一直没有停止。首先,日本《皇室典范》规定只有男性皇室成员有权继承天皇位,但因为日本皇室目前只有三名皇位继承人,按顺序分别是德仁天皇的弟弟文仁、文仁的儿子悠仁以及德仁80岁的叔叔常陆宫正仁亲王,皇位继承人太少,引起对女性继承人的讨论。其次,关于天皇“即位之礼”中的“剑玺等继承之仪”“大尝祭”等重要仪式,因使用源自神话的神器、采用皇室神道的宗教程式,被认为不符合日本宪法规定的象征天皇制和政教分离、国民主权的原则,引发部分违宪质疑。

安倍被迫调整修宪策略

修宪是安倍第二次上任以来首要的政治议题,但由于在夏季参议院选举中遭遇挫折,安倍被迫调整修宪策略,修宪前景不明。

2019年1月28日,安倍在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期待在国会宪法审查会上,各党的讨论能得到深化”。安倍希望在例行国会会议上,在自民党2018年3月制定并公布的以明确自卫队地位、紧急事态条款、消除参议院选举“合区”和充实教育为主要内容的修宪条文草案基础上,推动各政党就修宪展开讨论。但因为厚生劳动省发生“门”丑闻,在野党拒绝就修宪进行讨论,国会宪法审查会仅就修宪进行了一次实质性讨论。

7月的参议院选举成为决定修宪与否的重要一战。自民党把修宪列为竞选纲领六大支柱政策之一,主张“在党内外进行讨论,通过众参两院的宪法审查会细致地深化宪法讨论”。安倍在竞选中放言,“是决定选择讨论修宪的政党还是完全不审议修宪的政党的选举”。7月22日揭晓的选举结果显示,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尽管获得参议院过半数席位,但修宪势力未能获得在参议院提起修宪动议所需的三分之二以上席位,修宪变数陡然增加。受选举结果影响,日本国内普遍认为安倍将不得不调整修宪策略,重整国会修宪力量,安倍2020年施行新宪法的目标难以实现。

安倍在10月秋季临时国会上发表施政演说表示,“令和时代新型国家的路标是宪法”,“国会议员要切实讨论,履行对国民的责任”,继续为修宪摇旗呐喊。为推动修宪,安倍9月对自民党高层人事作出调整,通过强化修宪体制为实现修宪铺路。在此次人事调整中,安倍打出举全党之力推进修宪的方针,对党内重要人事作出调整。在此背景下,自民党宪法修改推进本部成立新的“宪法修改推进游说和组织委员会”,并在全国所有众议院小选区支部设立修宪推进总部,加大修宪游说力度。

经济增长颓势逐步显现

10月1日,日本政府把消费税税率由8%提高至10%,这无疑是2019年日本经济中的一件大事。

增税在日本政界有堪比闯“鬼门关”的说法,日本多名首相都曾在消费税上折戟。1979年大平正芳政府在日本首开导入消费税倡议,10月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惨败,第二年众议院通过内阁不信任案,大平断然解散参众两院重新大选,选举期间大平突然病逝。1988年竹下登政府推动税制改革导入消费税,两个月后因库路特事件发酵,竹下被迫辞职。1997年桥本龙太郎任首相期间决定上调消费税至5%,次年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败,桥本内阁倒台。2012年1月,民主党政府野田佳彦任首相期间,民主党、自民党和公明党就“税和社会保障的一体改革”达成了协议,决定在2014年和2015年分两次把消费税率提高至8%和10%,年底民主党在众议院选举中遭遇惨败,政权被自民党夺去。

因有历届政府的前车之鉴,加上2014年把消费税提高至8%时日本经济遭遇重挫,安倍对此次增税非常谨慎。按计划消费税提高至10%本应在2015年实施,但因为担心冲击经济,安倍政府在2014年11月和2016年6月两次修法,延迟增税时间。

在10月1日把消费税提高至10%的同时,为降低对经济的冲击,日本政府分别采取了“轻减税率”和扩大民生支出两项措施,缓解民众的“痛税感”。依据“轻减税率”政策,指消费税提高至10%后,除店内就餐和酒类以外的饮料食品以及订阅的报纸继续保持8%税率。此外,日本政府在2019年度财政预算中安排1786亿日元,补贴商家的积分返点活动,刺激民众消费。该项政策规定,2020年6月底前在中小店铺以信用卡等非现金方式结账,最高可享受相当于购买额5%的返点。据日本媒体报道,在10月下旬已经有60多万家店铺开始实施积分返点,平均一天的返点额达到约10亿日元。

目前来看,因为“轻减税率”等的实施,增税对日本内需影响有限,但未来随着相关对冲措施作用的递减,国内消费必将遇冷,增税在深层次对经济的影响也将逐步显现。

首先,日本政府自2013年开始实施大胆的货币宽松政策,目标是通过刺激企业投资带动社会需求和个人消费,促进经济良性循环以摆脱日本长期的通缩局面,但在目标没有达成之时采取增税措施,无异于一边踩油门一边踩刹车。其次,提高消费税初衷是为改善日本糟糕的财政状况,但在增税的同时却在社会保障领域大把撒钱,其做法与健全财政的目标南辕北辙。

日本内阁府去年5月宣布,由于3月反映经济景气现状的指数下滑,时隔6年多首次把日本经济基本情况判断下调为“正在恶化”。其后,日本对4月的判断维持“正在恶化”,5月至7月的判断改为“停止下降”,最新发布的8月再次回到“正在恶化”。日本经济去年持续恶化,主要原因是受海外经济放缓影响,日本汽车及零部件、半导体生产设备等主要产品出口疲软,预计这一状况短期内难以改善。

记者手记

2019年,日本开启令和时代。国内民众期望新时代能带来新气象,但是在内忧外患下,恐怕许多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一时难解。

作为日本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为给首相生涯留下政治遗产,在修宪上不断展开冲刺。但因为发生内阁成员连续因丑闻辞职等问题,修宪讨论陷入停滞。日本媒体分析认为,安倍实现修宪的目标似乎已经越来越遥远。

而且,日本媒体还预测,日本经济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结束后步入下行,为此,日本政府计划在今年补充财政预算和2020年度财政预算中编列约5万亿日元,用于应对内外经济风险以及连续的自然灾害。但在内外需都存在巨大隐忧的情况下,未来日本经济的走向极不乐观。

原标题:令和元年安倍执政之路隐忧多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