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庄田:南征北战铸传奇
来源:海南日报 2020/05/29 10:40:22
字号:AA+

导读: “他肠子都快出来了,还好子弹没有打到要害部位。他拿光洋顶住伤口再包扎,挺到晚上援军过来才解了围,”他说,“不是为了主义,为了信仰,谁想玩命?”

庄田

庄田将军雕像。 本报记者 李幸璜 摄

庄田中将之子庄祝胜讲述父亲战斗故事。 本报记者 宋国强 摄

革命,意味着随时牺牲的可能,为什么那么多人视死如归?

“人家要你的命时,你能怎么办?当你的战友就死在你身边时,你能怎么办?只能拼命!”海南革命先辈庄田将军(1906-1992)的儿子庄祝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起父亲生前对他谈起的革命生死观。“那个时候,人的仇恨反抗心理盖过恐惧心理。我父亲他们为了主义,为了信仰,宁愿去牺牲。”庄祝胜说。

下南洋参与劳工斗争、去莫斯科学习军事、浴血长征、参加海南抗日斗争、征战越南、粤桂滇黔荡敌,庄田的革命生涯,南征北战,戎马千里。

1955年,庄田被授予中将军衔,同年被授予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浴血长征

毛主席到哪就追随到哪

万宁市龙滚镇文渊村,经过改造的庄田故居,明媚的阳光静静照耀,和风轻拂花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两声鸟的欢唱。尽管久未住人,但处处洁净。“将军生前回来时我见过他,”60岁的村支书梁农居说,“他是我们的骄傲!”

庄田,原名庄振凤,1906年出生在这个村庄。由于家境贫苦,1924年起他到新加坡当劳工,并参与反抗资本家的斗争,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回国后,1929年被党中央派往苏联莫斯科步兵学校学习。

资料显示,1931年回到中央苏区瑞金起至长征结束,无论在军政学校还是部队,庄田担任的多是政委职务。1933年中央成立模范团后,任团政委的庄田却被调至福建省前线指挥作战,配合主力红军第四次反“围剿”斗争。“战斗获胜后,官兵们都说,想不到政治干部也会打仗!”庄祝胜说,这是父亲军事指挥才华初为人识。

1934年10月长征开始,庄田随军征战。在位于万宁市革命烈士纪念陵园的庄田纪念馆里,有一张关于瑞金武阳桥的资料图,河面宽阔,桥面和桥墩却是临时简易搭建的。资料显示,10月8日,庄田率领红一方面军红9军第7团跨过这座“红军长征第一桥”,一路掩护红军西去。

“父亲告诉我,毛主席走到哪儿,他就追随到哪儿。”庄祝胜说,在1935年6月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会师之前,庄田所在部队的重任是率部掩护中共中央机关及中央红军主力转移。

庄田参加了1934年11月底至12月初进行的湘江战役,对其惨烈程度记忆深刻。我军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但也付出巨大代价,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人。庄田后来曾对庄祝胜说,此役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江水。

1935年2月,庄田被委任红一方面军红九军团第八团政委,参与率领红九军团脱离主力单独执行掩护任务两个多月,在金沙江、乌江等地辗转作战上千里,多次击退敌人进攻。

长征的艰难常人难以想象。“父亲跟我说,过草地时部队极度虚弱,每天都死人。没有吃的,他自己的马都拿来吃了,后来就煮皮带,吃起来硬邦邦的。”庄祝胜说。

回琼抗日

见招拆招克强敌

1940年4月,中共中央命庄田由延安回海南参与领导敌后抗日战争。9月抵达海南后,他被任命为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第一总队副总队长。

庄田子女庄祝胜、庄祝宁、庄祝霞合写的一篇关于庄田的文章提及,庄田的夫人祝平曾告诉他们,父亲为海南带回了好多件“宝”:两台宝贵的电台,当时最稀罕的几位能制造军械技术人才,和懂得正规的军事训练的军事干部。那时,琼崖抗日游击队只有一部手摇发报机。

根据祝平的回忆,当时许多琼崖战士虽然勇敢,但枪弹缺乏,也不懂军械。“子弹多和少也是相对的。不会打,乱打,就是白白消耗,多了也变少。”庄祝胜说,庄田军校出身和长征前后任红军学校教官的背景,加上带来的几件“宝”,恰恰能解决这些问题。他不仅指导提高了琼崖队伍的军事素养,所带来的技术人员也带领大家自制手榴弹、地雷、子弹等。

来到海南后,庄田很快率部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美合和琼(山)文(昌)抗日根据地的进攻。1942年5月,日军决定对琼崖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蚕食”“扫荡”。革命面临最困难最残酷的时期。琼崖特委决定由庄田指挥抗日独立总队,广泛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

6月中旬,日伪军采取“分进合击”“拉网合网”“分区扫荡”战术,妄图摧毁琼文根据地。庄田“见招拆招”,以一部分兵力协同地方武装民兵坚持内线作战,主力及时转移,突出合围圈,在外线积极打击敌人,袭击伏击日伪军76次,拔除据点21个。第一次反“蚕食”“扫荡”取得胜利。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10月中旬,日军集结自身和伪军共2000多兵力,兵分多路对琼文根据地进行更加残酷的“蚕食”“扫荡”。庄田根据特委的指示,指挥独立总队集中优势兵力进行各个歼灭。日军发现我军作战意图后,遂改变以彼集中对我之集中,寻找我主力决战。庄田随即以变应变,改用“敌集中我分散,敌分散我集中”的战术,组成上百个游击小分队,灵活机动打击日伪军,每天少则杀伤其10余人,多则40余人,积小胜为大胜。至1943年1月,共毙伤日伪军800多人,重创敌军。

才华出众

纵横疆场浩气扬

回忆起庄田,子女们都认为父亲一个重要的特点是思维敏捷、才华出众。“他对问题反应非常快。听报告,不用做笔记,就能一二三四五给你讲出来。见过面问过姓名,他隔了20年还能记住你。”庄祝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她举例说,由延安出发回海南前,周恩来同志要求庄田在7天内熟记同中央联系的电报密码。“那时的密码是4个号码代表一个字,量大难记,他还是外行。但他却在3天内就记住了。”庄祝霞透露,庄田与周恩来南下到重庆时,后者检查前者背密码情况,结果他背诵流利,周恩来非常高兴。

1934年初,庄田抨击王明“左倾”路线被人告密,随即被关押审查。周恩来前来检查工作,不久庄田即被释放。“原因是,周恩来认为他既当过教官,指挥才华又出色,正是红军需要的干部,所以就对办案人员进行干预说服。”庄祝胜透露。

1947年后,庄田先奉命去越南训练撤到当地的广东游击队,协助越南开展反殖民斗争;后又回国任粤桂边纵队司令、桂滇黔边纵队司令等职,继续征战。万宁市党史办党史股股长许甜感叹说:“他确实厉害,在广西云南时,把队伍从1000多人拉到了3万多人。”

追思父亲,子女最感动的是其不惧牺牲的精神。“解放后他常感慨,没想到自己能活到今天。”庄祝胜透露,在海南打仗时,庄田率部曾被围困,敌人扫射的子弹在庄田身上穿腹而过。“他肠子都快出来了,还好子弹没有打到要害部位。他拿光洋顶住伤口再包扎,挺到晚上援军过来才解了围,”他说,“不是为了主义,为了信仰,谁想玩命?”

在和平的今天,庄田的雕像矗立在万宁市革命烈士陵园里,望着他深爱的这片土地。

原标题:庄田:南征北战铸传奇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kkmeinv.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