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门影视剧带火的传统文化元素
来源:文汇报 2020/06/18 10:39:58 作者:郭梅
字号:AA+

导读: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当今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必须传承与发展中华传统文化、坚定文化自信。而电视剧作为普及性最强的大众艺术形式之一,其“带货”能力不言而喻。

“带货”节庆文化的《清平乐》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当今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必须传承与发展中华传统文化、坚定文化自信。而电视剧作为普及性最强的大众艺术形式之一,其“带货”能力不言而喻,如2017年热播的《人民的名义》令达康书记的水杯和毛坎肩成了某宝热搜,而去年一部《长安十二时辰》则使得水盆羊肉和临潼火晶柿子的销量大增。不过,热播剧所带之货,决不仅限于剧中出现的某种实物,而是已上升到文化的层面。换言之,有意传统文化的优秀制作团队,让电视剧成为了中华文化的“扬声器”,如今年热播的《鬓边不是海棠红》和《清平乐》便为显例。

《鬓边不是海棠红》“带货”京剧文化

剧中总共涉及二十多出京剧;对应的京剧常识如“倒仓”“(足+乔)功”等颇为有趣、丰富、全面;商细蕊上台前吃肘子的习惯活脱脱出自程砚秋

4月底收官的《鬓边不是海棠红》(以下简称《鬓边》)及其“衍生品”《瑜你台上见》带来了一拨京剧热。该剧通过富商程凤台与名伶商细蕊的惺惺相惜,在动荡的时代背景下演绎梨园百态,弘扬国粹京剧。

这部剧总共涉及二十多出京剧,如《贵妃醉酒》《霸王别姬》《打严嵩》《救风尘》《玉堂春》《战宛城》《晴雯撕扇》和《红楼二尤》等,涵盖了梅程荀尚等八九个京剧旦角流派。此外,《牡丹亭》等五六出昆曲经典剧目也被恰到好处地揉进了剧情中。男主商细蕊纯属虚构,他与陈纫香打擂台的那出《赵飞燕》也“查无史实”,其自创之与姜荣寿的“仙人步法”相对抗的“玄女步法”自然更是“子虚乌有”,但剧中所对应的京剧常识却颇为有趣、丰富、全面。

首先,我们可以在商细蕊身上找到四大名旦的影子——他演的《晴雯撕扇》《战宛城》和《红楼二尤》是荀派戏,《武家坡》《擂鼓战金山》和《苏三起解》则均走尚派的路子。而作为一部双男主剧,程凤台初识商细蕊这场重头戏,编导特地安排商细蕊戏装示人——当时,他正在台上演《百花亭》,即梅派最经典的代表剧目《贵妃醉酒》。《锁麟囊》《荒山泪》等程派戏虽未曾出现,但商细蕊上台前吃肘子的习惯却活脱脱出自程砚秋程老板——常言道“饱吹饿唱”,但程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著名京剧演员王珮瑜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专门在配合《鬓边》的综艺《瑜你台上见》里谈到了这个话题——剧集和节目相参看,不仅有趣,亦在“带货传统文化”方面见了些深度和广度,颇具巧思。

还有,商细蕊在剧中有个新编清宫剧《潜龙记》,因编剧七少爷“一不小心”把妃子写死了,他不得已改演皇帝。但他是旦角,怎可“反串”生角呢?原来,他是从生改唱旦的。其间“倒仓”等戏曲术语在王珮瑜的神助攻下得到了普及——倒仓,指戏曲演员在青春期发育时嗓音变低或变哑,是很难过的一个关卡。菊坛宗师梅兰芳先生便曾在其回忆录《舞台生活四十年》中如是说:“演员的倒仓变嗓时期是一个关口,倒不过来,往往一蹶不振。”——宣统二年(1910年),十七岁的梅兰芳倒仓了,郁郁寡欢,大伯梅雨田看着心疼,就张罗着给他娶了原配夫人王明华,帮助他顺利过关重新登台,迈出了璀璨艺术人生的第一步。也正因嗓子对演员至关重要,所以他们对喝水极其谨慎,旧时名伶都用专门的“跟包”即助理管理“饮场”用的茶壶,以防被下哑药之类的事故发生。当然同行的恶性竞争并不限于毁人嗓音,损毁道具也是常用的招数——商细蕊演晴雯,撕扇时突然发现扇子已破,只好灵机一动改成耍水袖花,赢得彩声一片,既表现了他对角色理解的透彻,也体现了临场应变的机敏。换言之,这是告诉了观众“角儿是如何炼成的”。

剧中的梨园魁首评选,脱胎于当年四大名旦的票选——一般认为这指的是1927年北京《顺天时报》发起的投票活动。1932年,上海长城唱片公司邀请“四大名旦”合作灌制《四五花洞》唱片,他们先一起念“嗨,这是从哪里说起”的这句“叫板”,然后以梅、尚、荀、程的先后顺序各唱一句,最后合唱“十三嗨”。该唱片发行后风靡一时,“四大名旦”真正被大众所接受。而当时其顺序的排定则颇为艰难,最终成因源于程砚秋临时的妥协和放弃,这也间接说明了四名伶对此的重视。瑜老板借题发挥,在节目中重点谈及了梨园行的规矩和C位之争。当然,还值得一提的是,天足的男旦扮演小脚妇女必须苦练踩(足+乔),即在脚上绑上木制或布制的小脚模拟缠足女子。《鬓边》中,商细蕊曾在水云楼练功时给弟子们示范其娴熟的(足+乔)功。若干年前,传记剧《荀慧生》中也有荀慧生先生在演出后踩着(足+乔)回家的情节,可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绝非虚言。

《清平乐》“带货”节庆文化

剧中俊逸少年曹评吸引官家长女徽柔公主的注意,是在中秋节;重阳节,爱女心切的赵祯安排女儿与怀吉遥相对望,以慰相思

长达70集的《清平乐》播完不久,带我们穿越到北宋,把春夏秋冬各大节日都过了一遍,领略中华传统节庆文化。

俊逸少年曹评就是在中秋节的游乐队伍中扮演射日的后羿时,吸引了官家长女徽柔公主的注意——北宋时汴京的中秋节一如剧中那样热闹非凡,节前店家们早早备下新酒,门口的店招也焕然一新,竖起雕绘有花头的画竿,挂起写有“醉仙”字样的锦旗。人们纷纷到店中宴饮欢聚,往往近午时分各家的新酒便售罄了,酒幌子也被扯了下来。在剧中嘉祐二年(1057)一鸣惊人的苏轼将在十九年后神宗熙宁九年(1076)的中秋写下他传颂千古的代表作《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奇思妙想中满寓超达和放旷。而王拱辰的外曾孙女李清照日后也曾留下咏月怀人的绝唱《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被赵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徽柔自然曾对爱情充满憧憬,在七夕与闺蜜、宫女们一起乞巧,祈求美满姻缘。据记载,北宋的东京城每到七月初七,一些大的瓦子和朱雀门外的商铺纷纷出售“磨喝乐”,这是一款七夕节特供的饮品,名字取自佛教中的神“摩睺罗伽”之名,叫“摩睺罗”,也叫“摩侯罗”或“摩合罗”,造型类似陶俑,摆在彩绘的底座上,用淡蓝色的纱罩着,神秘而诱人。宋人吴自牧《梦梁录》卷四如是说:“内廷与贵宅皆塑卖磨喝乐,又名摩睺罗孩儿。悉以土木雕塑,更以造彩装襕座,用碧纱笼罩之,下以桌面架之,用青绿销金桌衣围护,或以金玉珠翠装饰尤佳。”可惜,徽柔所爱的曹评被父皇轻易证明了并不值得托付终身,而赵祯心目中能一心一意对待徽柔的佳婿人选是他舅舅的儿子李玮。徽柔出降后,婆媳不和夫妻不谐,在内侍梁怀吉的陪伴下夜扣宫门,引起朝野上下好大的一场风波。最后,她无奈允诺与怀吉不再相见。

重阳节,爱女心切的赵祯安排女儿与怀吉遥相对望,以慰相思——重阳虽未名列传统的“三节”之中,但其地位并不比“三节”里的端午、中秋低。在宋人蒲积中所编《古今岁时杂咏》里,从第三十三到三十七章,整整五个章节是咏重阳的作品。不必说“版版六十四”的古籍,便在今人小字号的排印本里,这五章光目录就能铺满十多个页码。所以,徽柔重阳进宫顺理成章,不至引起言官的注意。而当年的东京城重阳赏菊之风颇盛,菊花品种甚多,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城中无处无菊,无人不赏菊,黄色、白色花蕊的是“万龄菊”,粉色的是“桃花菊”,色白檀心的是“木香菊”,纯白且花型硕大的是“喜容菊”。

随父皇出宫观赏灯彩和女子相扑,是徽柔记忆里最开心的事情。每至元宵,官家也要和百姓一起欢庆佳节。临时御座设在宣德楼上,四周垂着黄边的布帘子,侍卫们手持黄盖伞分别站立在布帘之外。御街上万盏彩灯垒成灯山,花灯焰火,金碧相射,锦绣交辉,歌舞、杂技、杂剧轮番上演,一片歌舞升平。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云:“游人集御街两廊下,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音喧杂十余里。”在表演队伍中,有击丸蹴鞠的,有踏索上竿的,有表演吞铁剑的,有表演吐五色水、旋烧泥丸子的,还有表演猴呈百戏、鱼跳龙门、使唤蜂蝶、追呼蝼蚁等戏法的,让人目不暇接。苏东坡有诗云:“灯火家家有,笙歌处处楼。”大词人辛弃疾也曾有一阙描摹元宵盛况的《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带货”香道茶道文化

剧中随处可见各色精雅香炉,出现的茶具则包括茶盏、烫瓶、盏托、茶筅、绢罗、茶碾子和煮水器等;盛明兰的祖母专门请了孔嬷嬷来家里教三个孙女学习调香和茶艺

宋人吴自牧在其笔记《梦粱录》中说“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点出宋人四雅事乃通过嗅觉、味觉、触觉与视觉品味日常,将生活提升至艺术的境界。《清平乐》中曹皇后婚前在闺中与晏清素、杜有蘅等闺蜜插花闲话,入宫后举办赛香会且与擅长调香的董秋和成为知己,夫妇对坐点茶则常因心不静而认输,一如赵明诚李清照夫妇的赌茶争胜,如此赏心乐事,在前年大火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以下简称《知否》)中早就引起了关注。

我国的用香历史可追溯至春秋前,盛唐时香道文化已成形,至宋则鼎盛,文人墨客常相约品香,《知否》中随处可见各色精雅香炉,女主盛明兰的祖母也专门请了孔嬷嬷来家里教三个孙女学习调香。在宋代,隔火熏香的品香方式盛极一时,即先松灰,加入烧红的炭后把香灰堆成山状,再在山顶开一个天窗,然后在山顶上放隔火片,再将香品置于隔火片上。因此法不让香直接燃烧,所以无烟,香气更醇和宜人。熏香前要备好香品、香炉、香炭、香铲、炉灰、香箸、隔火片等。在香灰山顶开窗亦称山峰开孔,此时测试炭温孔的大小和温度是关键,即用手捂住炉顶,炭温刚好烫至手心最为适宜。需要强调的是千万别忘记放隔火片,否则会像剧中的盛如兰一样把香烧糊。

还有一种雅致的用香方法叫篆香,即将香料做成篆文形状,点其一端,依香上的篆形印记,既可计时,亦可驱蚊,使用广泛。此法虽不像隔火熏香那样只闻香味而无烟气,然视觉效果更胜一筹,别具优雅恬淡之韵味,可谓将时空的变化与对天神的敬畏,以及内心意念的加持,都浓缩在方寸之篆,一炉篆香空寂渺远,成了心灵的寄托,常见于诗词文赋,如秦观《减字木兰花》有句云“欲见回肠,断尽香炉小篆香”。

剧中孔嬷嬷教授的,还有茶艺。正如她所言,焚香能教人心平气和,而点茶亦需静心。有道是唐煎宋点明清饮,我们现在习见的散茶泡饮是明代才有的,宋人用的是始于晚唐的点茶法。《知否》中出现的茶具很多,有茶盏、烫瓶、盏托、茶筅、绢罗、茶碾子和煮水器等,点茶的程序亦颇繁复——先用瓶煎水,而后将研细的茶末放入茶盏,注入少许沸水调成浓膏状,然后用执壶往茶盏里点水,同时另一只手用茶筅旋转打击和拂动茶盏中的茶汤使之泛起汤花,称运筅或击拂。宋人好斗茶,以汤色和汤花定胜负。汤色指茶汤的颜色,以纯白如乳为上等;汤花指汤面泛起的泡沫,色泽的要求和汤色一致。汤花泛起后,如茶末研碾细腻,点汤、搅动都恰到好处,汤花匀细,可紧咬盏沿而久聚不散,称咬盏。如汤花散逸较快则称“云脚涣乱”。

既然茶色尚白,茶具自然便偏爱深色,尤喜建窑黑釉盏,厚胎,撇口或敞口,口以下收敛,深底,小圈足,釉色以黑为主,也有酱紫等色。盏身内外有铁锈或棕色条纹,也有银光条纹如兔毛者为上品,称兔毫盏,剧中的齐小公爷用的便是黑釉盏。

(作者为杭州师范大学教授)

原标题:被热门影视剧带火的传统文化元素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